? 第698章 锋芒毕露_北宋大丈夫 亚博娱乐app官网,亚博手机网页版,亚博体育滚球让球怎么玩
560小说网 > 北宋大丈夫 > 第698章 锋芒毕露

第698章 锋芒毕露

欧阳修的老脸一颤,拱手道:“官家,臣请回避。”
  
  此事当初就欧阳修闹得最凶,所以嫌疑自然数他最大。
  
  赵曙温和的道:“此事我是不会信的,欧阳卿回家歇息三日,三日后必须要回来。”
  
  这是姿态。
  
  外面流言纷纷,但朕肯定会保护你。
  
  欧阳修应了,然后勒住自己的马,看着众人往前去。
  
  “老夫没捅刀子!”
  
  他捅没捅刀子没法自证,可王琦却傻眼了。
  
  “什么?说某是狗?”
  
  “不知,还说那些……就是和您交好的那几个官员都是狗,都是被人使唤的狗!”
  
  王琦正在喝冰水,闻言奋力一掷,喊道:“谁干的?这是谁干的?”
  
  没人知道,随后又有消息传来,王琦的那几位好友都回家避嫌去了,至于何时回归……按照上官的说法,就是大佬打架你们这些小喽啰也敢掺和?活该!
  
  王琦哭道:“真的没人指使啊!”
  
  随后原先供给他羊的商家也宣布中断合作,直接让王琦跪了。
  
  ……
  
  “此事不知道是谁干的,太缺德了……”
  
  沈安真的觉得传谣言的那个人太缺德了,等一进家看到变成黑炭的王雱时,他第一反应就是:“我说元泽,那些话是你让人传的吧?”
  
  王雱正在吃火锅,他先喝了一口酒,舒坦的叹息一声,“安北兄,你下手太软了,以后旁人就敢前赴后继的来找麻烦。所以某就让闻小种去传话,不但一棍子打晕了欧阳修,顺带还能让那些人吃个大亏,欲哭无泪。”
  
  沈安坐在对面,有人送来了碗筷和蘸水,他先吃了几块豆腐,爽的直抽抽,然后淡淡的道:“你怎么知道某没有后手?”
  
  王雱嗯了一声,诧异的道:“你还有后手?”
  
  沈安夹了一片五花肉吃了,才缓缓的道:“那王琦向那几个官员行贿的证据就在某的手中,只等棉花收成过了,某就能再度动手。到时候……”
  
  他的眼中多了厉色:“到时候让那些人看看沈某的手段。”
  
  王雱讶然,然后拱手道:“小弟却是坏了兄长的谋划,有罪。”
  
  “无事,做了就做了。”
  
  沈安有些头痛的道:“只是你的手段越发的狠了,这一趟南方之行怎么就没让你变得软和些呢?”
  
  王雱放下筷子,举杯喝了酒,缓缓的道:“南方之行让某看到了许多民生,安北兄,你不知道吧,有的地方为了逃避丁口赋税,生了儿子就直接……”
  
  沈安低头道:“这个某知道。”
  
  “那你为何还不动手!?”
  
  王雱一拍桌子,眼中多了冷色:“就该直接动手,把反对新政的都弄下去,不愿下去的直接动手。只要肯给钱,哪里养不出身手高超的死士?”
  
  沈安头痛的道:“你怎么动不动就想着要动手呢?”
  
  王雱冷冷的道:“如此方能快刀斩乱麻。”
  
  “你斩不了!”
  
  沈安没好气的道:“只要开了头,朝局就会动荡,无数暗流会涌动,你挡不住,某也挡不住,明白吗?到了那时,官家都压不住,最后那股子暗流会变成激流,直接把新政冲的稀巴烂。”
  
  王雱的性子还是太偏激阴狠了些,沈安缓和了一下语气,“要学会坑人,慢慢挖大坑。”
  
  “太慢了。”
  
  “不慢。”
  
  沈安自信的道:“大宋军队的变化你可看到了吗?厢军的规模变小了,懒散的禁军被操练的哭爹叫娘……”
  
  王雱摇摇头:“还是要更快些,以后还得革新吏治,清除冗官,那可是夺人的饭碗,不强硬些怎么行?”
  
  沈安又说了一些话,王雱最后被劝动了,说回头就好好的反省一下。
  
  今天他刚到家,晚饭肯定是要回家吃的,所以吃个半饱就起身告辞。
  
  等出了沈家后,王雱直接去找到了陈昂,说道:“陛见时还请带上某。”
  
  陈昂警惕的看着他,问道:“不会惹祸吧?”
  
  南方之行王雱的手段让他心惊肉跳,总是担心这个少年会惹出大祸来。
  
  王雱诚恳的道:“保证不会。”
  
  陈昂点点头,“今日已晚,先禀告,明日进宫。”
  
  ……
  
  第二天,王雱跟着陈昂去了小朝会。
  
  陈昂说了清查市舶司的事,赵曙频频点头,最后说道:“你此行辛苦,立功不小,不过朕还需要你在枢密院效力……”
  
  韩琦补充道:“西夏人被大宋击败,可使者却已经在路上了,据说是送礼物。不要脸,这等不要脸的使者,你应当能应付吧?”
  
  陈昂脱口而出:“这小事啊!下官比他不要脸就是了。”
  
  “哈哈哈哈!”
  
  赵曙不禁大笑起来,觉得陈昂此人很有趣,而且很是实在。
  
  为君者就希望臣子们对自己老老实实的,有什么想法都坦露出来,可大伙儿都不是傻子,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手段用的挺滑溜的。
  
  “你当年在府州时就颇为出色,后来在枢密院也多次立功,朕记着你了。”
  
  臣子最喜欢的是哪种状态?
  
  简在帝心!
  
  赵曙说记住你了,那就赶紧回家烧香吧,这一定是祖坟冒青烟了。
  
  陈昂激动的道:“陛下厚恩,臣……臣一定卖命做事,不敢懈怠。”
  
  这话有些粗俗,可赵曙却宽容的道:“你先是在府州,那里经常有西夏人来袭扰,还经历过大战。后来去了南方,一路清理市舶司,那些贪官哪里是好拿的,不粗俗些你也拿不到他们的把柄,朕知道你辛苦了。”
  
  陈昂是真感动了,说道:“臣原先有些迂腐,是沈待诏在府州时的果断给了臣一次教训,此后臣就反省了自己,觉着自己做官做麻木了,后来就被调回了京城,那时臣被闲置了,陛下您不知道,那时候臣一家子被房东赶了出来,若非是沈待诏,臣估摸着就得全家在街上露宿了。”
  
  “这般苦楚吗?”
  
  赵曙叹道:“那些小人,该死!”
  
  边上有人记住了这话,回头会告诉张八年去查。
  
  陈昂含泪道:“后来臣进了枢密院,幸而待诏教诲,这才知道如何与那些外藩使者沟通,几次三番……臣知道说这些犯忌讳,可若无待诏,就没有臣的今天,所以臣就情难自禁……”
  
  你是皇帝的官,不是沈安的官,这一点要区分清楚,不清楚就是犯忌讳。
  
  赵曙说道:“你坦荡,朕知道了。”
  
  哪个重臣的手下没有一群心腹官员?只是平常装模作样罢了。
  
  沈安的手下满打满算就是小猫两三只,别说是赵曙,连韩琦都看不上眼。
  
  赵曙叹道:“沈安做事虽然有时候急切了些,不过却重情义,有本事也不敝帚自珍,做事也坦坦荡荡的,那些官员若是像他一般,朕这里要省许多事。”
  
  韩琦赞道:“是啊!臣的胃病都是他治好的,那时臣和他有些龃龉,他却不计前嫌,可见是个宽宏大量的。”
  
  赵曙满意的道:“看来韩卿和朕所见略同啊!”
  
  韩琦笑道:“臣只是有所感罢了,实话实说。”
  
  赵曙看着王雱,说道:“此行你也辛苦,只是你却不肯去科举,这是为何?”
  
  王雱说道:“陛下,小人……”
  
  “你自称臣吧。”
  
  赵曙的话就是圣旨,回头王雱最少得有个虚衔挂着。
  
  王雱谢恩之后说道:“臣不考科举,乃是觉着科举就是文章诗词,于臣而言易如反掌,无趣!”
  
  赵曙的眼皮子抽搐着,有些想打人。
  
  韩琦微微一笑,曾公亮有些难过……
  
  遇到聪明人大家都会觉得很尴尬,因为这会映衬的自己的智商低下。
  
  王雱说道:“臣此次在南方,在三家市舶司查账,用了算术,一人查账能当十人,这便是杂学的好处。此次还发现有大食商人偷偷携带书籍,臣查验,乃是杂学的课本……”
  
  他抬头认真的道:“臣询问了此人,他供认乃是花费一百贯从太学的学生手中拿到的抄本……臣想问一句,外藩人愿意花一百贯去买杂学的抄本,为何在大宋会一文不值?为何会被排挤?”
  
  “抄本?”
  
  赵曙的心中一紧,说道:“让张八年来!让沈安来!”
  
  张八年稍后来了,赵曙问道:“杂学的课本可有人盯着?”
  
  张八年摇头道:“太学那边皇城司没有安排人手。”
  
  赵曙恼怒的道:“课本被人抄走了!”
  
  张八年皱眉道:“陛下,那些课本……不是什么机密事啊!难道是杂学?”
  
  他看看宰辅们,见曾公亮很是尴尬,心中就有数了。
  
  赵曙恼火的道:“那些大食商人果然狼子野心,当初沈安说要收拢了海外贸易,免得让大食人坐大,如今看来果然,韩卿,你怎么看?”
  
  韩琦说道:“陛下,杂学究竟有什么吸引了那些大食人?若是有用,那就该控制起来,比如说严惩……”
  
  他问王雱:“可知道是谁提供了课本吗?”
  
  王雱点头,“一个叫做洪辟的太学学生。”
  
  韩琦回身道:“陛下,拿人吧,要当众宣布罪名,严惩,以为后来者戒!”
  
  赵曙点点头,然后又问曾公亮,“曾卿怎么看?”
  
  曾公亮躬身道:“臣惭愧……”
  
  他是杂学扩张的反对者,现在却被现实抽了一顿,脸上火辣辣的痛。
  
  王雱冷冷的道:“自己的好东西不珍惜,最终只会便宜了外人!”
  
  偷香